搜索

《成化时期的爱情》

发表于 2023-09-22 19:47:19 来源:安份守己网
 民国年初社会动荡,电影康城安府大小姐安然和贫穷大夫许义两人机缘巧合下相爱,剧本可是名康美女内射高清毛片,美女内射高清在线当地恶霸富霸天也喜欢安然,于是城别富霸天联合安府马管家一起杀害了安然的父亲安老爷,管家还趁机夺取安家财产,电影囚禁了安然。剧本许义为了心爱之人几次深入险境想救出安然,名康都失败了,城别最后在好兄弟军阀张军的电影帮助下打败坏人,最后许义和安然有情人终成眷属。剧本 
许义:
年纪在23岁年轻时家中富裕读过6年私塾,名康祖上都是城别大夫后面因社会动荡,父母在他
20岁的电影时候都相继死于战乱,所以懂的剧本人间疾苦,为人嫉恶如仇。名康父母去世之后一直已采
草药卖钱为生,但是内心其实想当一名劫富济贫的侠客,和张军是从小玩到大的好兄弟。

安然:
康城安府大小姐19岁,安老爷独生女从小被疼爱有加,为人刁蛮任性,心地善良。读
过女子学堂,上过县城高中,思想先进父亲是他最大的靠山。

马管家:
康城本地人从小混迹江湖特别精于人情世故现35岁,20岁投靠安府用十年时间从最底
层仆人到安府大管家,在这期间经历各种人情冷暖,当上管家后慢慢的内心膨胀,渐渐的将
安府重要岗位都换成了自己的亲信,内心其实一直想做人上人也一直垂涎安老爷家产。

△安府外许义和张军两个黑影悄悄的靠近安府翻墙进去了。

许义:这就是安府真的好大啊!

张军:快走吧,找到东西才是最重要的。

△两人向前走去。

 


许义 张军 安然 管家 富霸天 仆人3人

△一个穿着夜行衣的大汉一把将安小姐放在地上准备强奸,安小姐双手被绑激的挣扎着。

富霸天;哎呀,我的美人我可馋死你啦。今晚我要好好和你春晓一刻。

△说完就向安然亲了上去,安然激烈的反抗,这个时候许义和张军正好路过门边听到屋内的响声,许义趴在门上听着。

张军:你趴在听什么啊,快走啊。

许义:这里面有个姑娘在被侵犯啊。

张军:哎呀,走啦!指不定是这家老爷有特殊爱好和仆人在调情了,咱们是来求财的,你可别又在这当菩萨啊。

△许义趴在门边想了想,安然被侵犯的更厉害了,许义瞪了瞪眼睛拳头握紧,一把推门而入,张军没有拦住。

张营长:简直疯了。(也跟了进去)

△许义抓起富霸天将他打晕放到一边,给安然松绑。

张军:哈哈,难怪啊,门缝里就发现这是个大美人,你眼够尖啊。

△安然惊恐的看着许义,张军。

许义:你不用害怕,那个才是要侵犯你的人,我现在帮你解开,解下后你可不能

喊啊。

△安然点了点头,许义解开了安然身上的绳子,拿下了堵安然在嘴上的毛巾。

安然:来人啊,救命啊,救命啊……

△许义捂住安小姐嘴,这时府里大批人赶来,张军跑了出去。

张军(紧张):来人了,快跑啊。

△张军快速离开了,富霸天这时醒来了,他一把掐着安然的脖子,许义见状一把

推开富霸天,两人扭打了起来。安然抓起旁边的木棍将富霸天敲晕,管家带着仆

人赶到了小姐门口,许义在床下躲了起来。

管家:小姐,这是怎么了啊?

安然(指了指富霸天):这个人深夜闯入我房间,对我意图不轨。

△管家愤怒的一挥手,旁边的几个仆人将富霸天架了起来。

管家:把他给我直接送官府去,他应该就是最近那个采花大盗,小姐他还有同伙吗?

△安然看了一下床边,许义紧张的向后缩去。

安然:没,没有了就他。

管家:好的小姐,我先去禀报老爷,您先休息。

△带着大家离开了小姐房间。

张军(看着出来的人群):完了, 完了,这次玩砸了! 许义啊!你自求多福啊

等我混好了,在想办法救你出去。

安然:出来吧,他们都走啦。

许义(从床下爬出来):感谢小姐,咱们江湖再见。

安然:慢着,你这想来就来,说走就走,把我这安府当什么地方啦!

许义(紧张):那你这是要怎么样啊。

安然:首先感谢你刚才了救我,但是你深夜夜闯我安府,那你得告诉我你想干什

么啊,今天你不说清楚,安府你可出不去。

许义:我本来是一个乡下郎中,今天晚上来到安府,是因为刚才我那兄弟,需要

在部队某个前程,叫我来安府拿些值钱玩意为他铺路,我很少做这种事情,只是

这世道乱迫不得已啊!

安然(若有所思):你说你你是个郎中,那水平怎样?

许义:我祖传行医,专治各种咳嗽肺病。

安然(一惊):是吗?那你可走不了啦。

△许义紧张的看着安小姐,安小姐微微一笑

安然:我爹最近一直被风寒所伤,请了几个本地郎中都没有看好,到现在还在咳

嗽,如果你留下来能治好我爹的病,我保证不但今天晚上这个事情就了啦,本小

姐还额外送你五十大洋给你作为感谢。

许义(若有所思):好,小姐,明天我倾尽全力试一下。

安然(走到门边):那好,今天晚上你就在这住下,我的房间他们都不敢随便闯进来。

许义:感谢小姐。

 


安老爷:马管家,昨天安然没有出大事情吧。

管家:老爷你放心,昨天那个采花贼被我已经送到官府去了,安小姐并无大碍。

安老爷:那就好,安然她现在哪人了,怎么一上午都没有看到她人啊?

管家:估计是还没有起来吧。

安老爷:你去把那个疯丫头叫过来,现在她一天天的美女内射高清毛片,美女内射高清在线没正行,得早点给他找个婆

家管着,不然真是越大越疯。

管家:好的,老爷。

 

 


许义 安然 管家 丫鬟

△一个黑衣人向熟睡的许义走去,一把推起了许义,许义恍惚间跳了起来。

许义:你是谁?

安然(摘下头套):哈哈,是我啊。

△许义缓了缓,看着安然穿着自己的衣服。

许义:你这穿的是我的衣服吧?

安然:是啊 ,嘻嘻,真不明白你们为什么都喜欢穿这黑衣服。

许义(无奈):你这穿着我的衣服,等下我穿什么啊?

△安然拿起桌上的女装。

安然:那你穿我的呀。

许义:穿你的你的怎么穿啊,我一个大老爷们,穿你一个女人家的衣服怎么行啊。

安然:男人怎么就不能穿女人的衣服啊,我穿着你昨天晚上的夜行服,不是照样

好好的吗?

许义:这不一样。

安然(拿出袖子里面的筛子):这样就用你们男人的玩法,来一筛定胜负,我赢

了你就穿这女装,我输啦衣服就还你。

许义(轻蔑的笑了笑):是吗,玩筛子我还没怕过谁,咱君子一言。

安然:快马一鞭。

△安然拿着筛子摇了起来,摇完一圈之后将筛子放在桌子上,许义凑近过来看着

,安然打开显示六六五,安然开心的大笑起来。

安然:哈哈,你输定啦!

△许义看了一眼安小姐,拿起桌子上的筛子。

许义:今天让你知道什么叫神奇。

△单手摇晃起了筛子,一圈后用力放下,打开六六六。

许义:怎么样,你换衣服吧。

△安然看着筛子,生气的一把抓着一个筛子向外扔去。

安然:哼,你现在才两个六我比你大。

许义(无奈的指着安然)你,你这是无赖。

安然(狡黠):哼,你不知道不要和女人讲道理吗?这点不懂你就已经输啦,快

换不然我喊人啦!

△许义无奈的拿起桌子上的衣服换了起来,安然瞪大眼睛看着,许义动作停了下

来。

许义:能给点隐私吗?

△安然羞愧的转身躲避,许义换完衣服后走向安然。

安然:哈哈,来小妞给爷笑一个。(拖起许义的下巴,疯狂大笑起来。)

△马管家带着丫鬟缓缓走到小姐门口,管家敲着门。

管家:小姐,您起来了吗?老爷在大厅找你,小姐……

△安然和许义听到声音后,手忙脚乱的找地方躲。

管家 :小姐老爷着急找你啊,(对旁边丫鬟说)你进去看看小姐在不。

△丫鬟准备把门推开

安然:让他们看到咱们这样就完蛋了!

△安然拉着许义向床下躲去,丫鬟推开门走了进去看了看,许义在床下艰难的一

转身看到了安然,两人四目相对,互有好感的看着。

丫鬟:刚才还听见里面有声音的,怎么一下就没有声音啦。

管家:算啦,咱们分头叫上人去找吧,找到了要小姐去大厅找老爷。

△两人向外走去将门关上,安然从床下走了出来脸红看着许义,还整理了一下自

己的头发。

安然:不逗你啦,床边那里还有一套男装,你穿上和我一起去给我爹看病吧。

许义(笑了笑):我怎么感觉你脸红了啊。

安然(摸了摸脸):才没有了。

 


安老爷:丫头你刚才去哪啦,你旁边这位是?

安然:爹刚才我去给你找大夫了,这位是许义许大夫,祖上专治咳嗽肺病的。

安老爷(双手作揖):哦,原来是许大夫啊,那麻烦您受累给我看看啊。

许义(回礼作揖):安老爷客气了,那请您把手伸出来,让我给您号一下脉。

安老爷(伸出手放在桌子上)那谢啦。

许义(把了一下脉思考了一下):您这病只是偶感风寒入体所至,等下我给您开

几副药,您在好好休息几天,应该就可以康复啦。

安老爷(大喜):是吗?马管家可是给我找了好几个大夫都没有看好啊,许大夫

不愧是祖传行医的,如果不嫌弃你在我府上小住几日,等我康复后在好好答谢你

啊。

许义(推辞):安老爷这。

安然:这什么这,就这样。

安老爷:安然不得无礼,快让马管家打扫出后院那间厢房,让许大夫先休息去。

安小姐:好滴!

△朝着许义调皮的眨了眨眼向外走去。

 


△许义在房间写着药方,安然戴着墨镜,拿着鱼具走了进来。

安然:在干什么了,居然敢无视本大小姐。

△安然摘下墨镜高冷看着许义,许义回头看了看安然,然后继续写着药方。

许义:我这在配药了。

安然:哦,看着好像很专业的样子。

许义(回头认真看了一眼安然):你这身装扮是准备去哪钓鱼啊?

安然:当然是去鱼最多的地方啊,来吧,我特地给了你一个鞍前马后的机会,

陪我一起去。

许义:你怎么和个大老爷们一样啊,就你这样钓鱼不怕把鱼吓跑啊。

安然:那你这是骂我丑啦。(一把揪起许义的耳朵)

许义:啊,你轻点啊!

安然:今天你去也得去,不去也得陪我去。

许义(揉了揉耳朵):难怪你爹都说你是疯丫头你太蛮横了,你小心你嫁不出去。

安然:哼,要你管啊,走吧。

许义:你就这样出去安老爷都不管你啊?

安然:敢管本大小姐的人还没有出生了,别废话啦走吧。

 

 


△许义,安然两人在河边钓鱼,安然一个在数着蒲公英的叶子)

安然:都快一下午了,一条鱼影都没有看到啊,平常我记得这里很多鱼的啊。

许义:你这那是在钓鱼啊,明明就是让我来当鱼架的吧,我现在终于知道你为什

么会让我陪你来了,我怕整个安府都没有人敢陪你出来钓鱼吧。

安然(推了一下许义):哼,说什么了,陪我钓鱼这么高的荣耀,你得珍惜啊。

许义(掐了掐安然的脸):哦,是吗?你这个脸皮可是比我那个张兄弟还厚啊!

安然(一把推开了许义的手):谁让你摸我脸的啊,我可最讨厌别人摸我脸了,

我和你说:这辈子除了我的意中人,我不允许任何人摸我脸。

△安然气鼓鼓的看着湖面。

许义:安大小姐怎么啦,你这怎么还真生气啦,就摸一下脸而已,现在都民国了,

思想不至于这么僵化吧。

安然(一脚踢向鱼竿):好好掉你的鱼,等下还没有鱼,你就下去给我抓一条鱼上来。

许义:好,好,今天给咱安大小姐钓一条大鱼上来。

△鱼咬钩了,浮标向下在动。

安然(激动):啊,鱼咬勾啦!

许义(用力扯着):是啊,感觉鱼还不小啊。

安然:是啊 是啊,快用力。

△安然在湖边欢呼着,一激动整个人掉进了湖里,安然在水里用力扑腾着大喊。

安然:救命啊,我不会游泳。

许义(笑了笑):你这又是打算玩什么花样啊。

△渐渐的安然呼吸声变弱了,许义看着水里的安然扔掉鱼具,跳下湖里向小姐游

去,游到安然身边一把举起安然,向岸边游去,然后将安然放在了岸上。

许义;安然 安然,(翻了翻安然的眼睛)啊。 (压了压安然的肚子)怎么没有反应啊。

△许义紧张的看着安然,犹豫了一下后嘴对嘴亲了上去,亲了几口再压了一下肚

子,再亲上安然,安然醒来一眼看到许义在亲他,模糊中一巴掌打向许义,又吐

了口水出来。

安然:你这怎么还亲上了。

许义:刚才可是我在水里救了你,你这怎么还打人啊。

安然(转身也躺在了地上休息):谁让你救我了,你今天可吃了我两次豆腐了。

许义:放心吧,吃你两次豆腐不会怀孕的。

△两人躺在草坪上哈哈大笑着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
管家:老爷,这个就是富府的富少爷。

老爷(起身):富少爷好,久闻大名啊,咳咳。

富霸天:安老爷好啊,听闻您最近咳嗽(拿出一盒药)今天来特地带了一份西洋

的止咳散,这个药效洋人们都说很好,您可以试一下。(放在了桌子上)

老爷:咳咳 那真是有劳富少爷费心啦。

富霸天:安老爷不必客气,我这人比较喜欢直来直去,不喜欢弯弯绕绕,今天来

之前马管家也应该和您说过,我和安小姐以前有过一面之缘,那之后我就把安小

姐放进了心里,今天特地来拜会安老爷,也是想着咱们两家看能不能有进一步的

发展。

老爷:按道理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,我家这个疯丫头也该到谈一门婚事的时候了

,咱们两家门当户对,本来也无可厚非只要安然同意,那我是肯定是支持的。

富霸天:安老爷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,过段时间我和安小姐培养好感情后,我

到时候选好日子,带上聘礼再来您这安府正式的提亲。

老爷:好,我也相信感情是可以慢慢培养的,咱们两家门当户对其他的都好说。

富霸天:哈哈哈,是的,成,那我先回去安排啦,安老爷您多保重啊。

老爷:好的,咳咳咳,那恕不远送啦。(作揖)

富霸天:好。(向后走去)


△安然和许义两人灰头土脸的拿着鱼竿在安府走着。

许义:安然,你这现在可是真正的湿人啦。

安然:你这还不是一样(一脚踩向许义)我来给你好事成双,再给你一脚。

△安然再向许义另外一个脚踩去,许义痛的大叫,这时安然看到了走出安府的富

霸天。

安然(生气):怎么是他。

许义:谁啊,啊,他不是那天晚上那个采花贼吗,他怎么还敢来安府啊?

安然(生气):你先回去换衣服吧,我去问问我爹

 


△安然风风火火的走进客厅。

安然:爹,刚才院子里那个是谁啊,谁让他来安府的啊?

老爷:他是富府大少爷富霸天,你这一身湿漉漉的是怎么了啊?

安然;我没事了,刚才那个人请你以后在也不要让他来我们府上了。

老爷:怎么了,疯丫头,他是怎么得罪你了吗?

安然:那个富霸天,他就是前段时间来安府那个采花贼!

老爷:什么,那个人不是让管家送官府了吗?

安然;是啊,但是我敢肯定那天晚上一定是他,马管家也看到了。

老爷:马管家你是怎么办的事情啊,那天晚上你到底把人送官府了吗?

马管家:老爷那天晚上我是把人亲自送到官府的啊,刚才他来的时候我也感觉有

些像,但是我想着他是富少爷,应该不会当采花贼啊?

老爷:那难道世界上还能有两个一模一样的人吗?

马管家(跪在地上):老爷我真不知道啊,如果那个采花贼真是富少爷,他运作

一番直接出来也不难啊。

老爷:哼,这点事情都办不好,自己掌嘴。

△管家自己在打着自己的嘴巴。

安然:爹你别这样,马管家你快起来。

△马管家还是自己在打自己,老爷看着气消了一些。

老爷:马管家你起来吧,你现在过去追上那个富霸天告诉他,从此断了娶我女儿

的心思,我就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无耻的人。

△老爷用力拿拐杖将富霸天送的礼物打烂。

马管家:是。

安然:爹,以后我的婚事你不要那么上心啊,我现在还不想嫁人了。

老爷:怎么叫不想嫁人,你知道你都多大了吗,在康城没有读过书的女子,像你

这个年纪孩子都有几个了,你说你怎么能让我不上心。

安然:我不要你管,反正现在我谁也不嫁。

老爷:你这简直是胡闹,富府不好那就嫁墨庄的墨少爷,反正你的婚事不能在拖了。

安然(捂住耳朵)我不听,我不听。

老爷(语重心长道):安然,你就别在气我了你娘去世的早,我现在也老了,目

前就你这一桩心事了,如果不能看着你嫁个好人家,我死不瞑目啊。

安然:爹,为什么嫁人一定得门当户对啊,你当时和娘不也是门不当,户不对吗?

老爷:我就是经历过才明白,你现在还小很多事情你还不懂,大了你就会明白了

,可到时候明白了就晚了,咳咳咳 咳咳咳……

安然:爹你没有事情吧。

△安然看着憔悴的父亲哭了起来。

老爷:我没事了,你要知道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你好,(摸到了安然的衣服)你

这衣服怎么都湿透了,先下去换了吧。

安然(擦了一下眼泪)好的爹,我先下去换衣服了,你注意休息啊。

△安然离开客厅。

老爷:哎,这丫头真不让人省心啊。

 

 


许义:安然你怎么满脸不开心啊?

安然(走到墙边靠着):怎么能开心啊,我爹最近一直在忙我的婚事,他要我现在就嫁人了。

许义(一惊):啊,你就要嫁人啦!

△许义缓缓站起身来看着安然。

安然:是啊,可是我根本不想嫁。

△安然深情的看着许义,许义慢慢靠近安然。

许义:你爹他让你嫁谁啊?

安然:应该是墨庄的墨少爷吧,我爹把门当户对看的很重,一心想让我嫁个有钱

的好人家。

许义:怎么现在还有这种包办婚姻,那你怎么想的啊?

安然:我当然不想嫁啊,那个什么墨庄公子我根本都没有见过,以后怎么可能有感情啊。

许义:确实,其实我觉得你不任性的时候,还挺好的啊。

△许义深情的看着安然,两人相互深情的对视着,安然一把扑进许义怀里。

安然:许义,要不你带我走吧,去哪都好。

许义:好,等我治好你爹的病,我带你走。

△许义,安然两人深情的看着对方,两人吻了起来。

 


安然 管家 麻子

△许义端着药在过道走着,忽然发现管家和仆人麻子在聊天,许义迅速的躲到了

一边,看着管家和麻子。

管家(递给麻子一副古画):麻子这个画你收好了,明天你拿这画到黑市上去出

手,这个是韩干的五马图真迹,价值不会低于300大洋,事成之后咱老规矩。

麻子(紧张):马爷,咱们最近可是倒腾了很多东西啊,是不是太猛啦,我可听

说小姐今天专门请了一个大夫来看老爷的病情啊,那之前我们的计划会不会被发

现啊?

管家:你慌什么啊,我在这个府上十几年,现在府上上下下那个不是我的人,你

就把心放肚子里吧,真出事情了,有我在天塌不下来。

麻子(竖起大拇指):马爷就是马爷。

△许义听着他们是述说后,向后跑去不小心撞到了边上的柱子,药汤撒了一些出

来,管家,麻子听到声音向许义那边跑去,到许义那边没有看到人,管家摸了摸

地上洒落上的药闻了闻。

管家:这是琵琶叶的味道。

麻子(紧张):不会是那个许大夫吧。

△管家若有所思的看向前方,冷笑了一下。

 


许义:小姐快开门啊,我是许义啊。

安然(打开房门):许义这么晚啦,你是要来带我走吗?

△许义看了看周围,将安然一把推了进去,安然紧张的看着许义。

安然:许义你要干什么啊。

许义(尴尬):你想什么了,我告诉你啊,你得注意你家那个马管家,刚才我看

到他和一个满脸麻子的人,在商量卖你们家一副古画五马图,而且听他们那意思

之前也盗卖过很多次东西了。

安然:你说的那个是麻子吧,你是不是听错啦?管家和麻子都是家里的老人了,

尤其是管家来我们家都快十多年了。

许义:我敢肯定没有听错,虽然你们安府家大业大,但是日防夜防家贼难防,你

们得注意啊!

安然(想了想):好的,我明天把这个消息核实一下,如果和你说的那样我和我

爹说一下。

许义:好,我先告辞啦。

△麻子生气的看着许义和小姐的交谈。

 


许义(愤怒):你们干什么啊?

△客厅里老爷,管家, 还有几个仆人都面色阴沉的看着许义。

管家:干什么,哼,许大夫昨天晚上你在书房偷窃一副名画难道现在就记不得了吗?

许义(疑惑):什么画,你们在说些什么啊?

安老爷(看着许义惋惜道):年轻人,你看病确实还可以,我现在都咳的少了,

但是啊有些事情,做了就是做了一幅画而已,知错能改才是大丈夫啊。

许义(看了看四周的气氛,明白过来了):好啊,马管家你在这贼喊捉贼啊。

△这时麻子拿了一幅画过来。

麻子:老爷找到了,这个是在许大夫住的那个厢房找到的,还发现了一件夜行衣。

安老爷(生气):许义,这个夜行衣是你的吗?

许义(无奈):这个确实是我的,但是那个五马图不是我拿的。

安老爷:你说你没有拿,可是你那怎么知道昨天失窃的是五马图了?

许义:这个是昨天晚上我听马管家他说的。

管家:老爷你可别信他,我昨天晚上明明看着他穿着这夜行衣,在你的书房拿着

一副画出来。现在人证,物证都在你还想抵赖,我看得送你去见官,好好过过刑

你才有实话。

许义(生气):好啊,马管家我没有想到你如此阴险,明明是你昨天晚上将这画,

准备盗卖,被我发现了你现在还到打一耙。

△安小姐跑到客厅看了许义,又看了看大家。

安然:爹,许义不可能干这个事情,他如果要偷早偷了不会等到现在。

管家:要偷早偷了?小姐这句话是什么意思,难道之前他就偷过?

安然:之前确实许义是想来家中拿些东西,但是他也是想为他兄弟某个前程万不

得已的,而且那也采花大盗也是许义打退的,要不然女儿早就危险了,爹我相信

他。

安老爷:哎,安然你为什么不早和我说,你知道把他这种人留在府上多危险吗?

许义(眼含热泪看着安老爷):哼,什么叫我这种人?看来安老爷打心眼里就看

不起我们这种老百姓,在你眼中我们这种人就永远是贼。

管家:难道不是吗,我看你天生贼像,一看就是一个贱骨头。

许义(看了看小姐):小姐你知道的,昨天我就和你说了,那个画是管家和麻子

拿的,你要相信我啊。

安然:爹,许义昨天晚上确实和我说过,马管家和麻子一起盗卖家中物件,我相

信许义。

管家(哭泣):小姐,我辛辛苦苦为安府鞍前马后了十多年,您宁愿相信一个刚

认识几天的小毛贼,都不愿意相信亲手把您带大的我(锤了锤胸口)啊,那你的

意思就是我是贼。

安老爷:没有确凿的证据之前谁都有可能,最近家中有一些东西确实也莫名失窃,

但是现在兵荒马乱盗贼四起,少点东西我也就当行善积德了,我这也没放到心上。

你是府里老人我还是相信你的,现在画已经找回来了,至于许义是不是窃贼也就

到此为止吧,许大夫老夫的病后面再找人慢慢看,那麻烦你现在哪来的回哪去吧。

安然:爹,你怎么能这样。

△许义看了看四周的人群,狠狠的盯着管家。

许义:时间会证明谁对谁错的,告辞了。

△许义向后走去,管家麻子幸灾乐祸的看着许义离去,安小姐追上许义

安然:许义我相信你。

许义(深情的看了一眼安然):小姐,你等我回来我会找到证据证明自己的,到

时候我在正大光明的带你走,现在我就先告辞了。

△许义缓缓离开。

 

 


富霸天:马管家可以啊,据说安府那许义被你赶走啦。

管家:哈哈哈,是啊,那小子太愣了和我斗,他都还不够格。

富霸天(继续摆弄着蛐蛐):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啊,我上次和你家安小姐事没有

办成,现在搞的我心好痒痒啊,什么时候我能和你家小姐洞房啊。

管家:哎呀,富少爷这事可不能急,我家小姐好解决,可是安老爷可不是省油的

灯啊,上次赶走许义,我已经感觉他开始怀疑了我,只是苦于没有证据而已。

富霸天(盖上蛐蛐盖):哼,就那个天天咳的安老爷还没有死啊,命可真硬,你

把上次我给你的药,加大剂量一次性解决,我只要安小姐,安老爷真出什么事情,

闹起来我会帮你打点好的,明白吗?

管家:我可就等着富少爷您这句话啦,您放心,到时候安小姐和安家所有女仆,

我给您安排的明明白白的。

富霸天:哈哈哈,你这样说话我很喜欢。

 

 


安老爷(看了看管家):好放桌子上吧。

△管家把药放到了安老爷旁边,管家静静的看着安老爷,安老爷边看书,边端起

药喝了起来。

安老爷;今天的药怎么苦这么多啊。

管家:老爷这个可是最新止咳的偏方,小姐专门去济广药房重金求来的啊,药好

味道肯定重了。

安老爷(大笑):哈哈哈,疯丫头还是很懂事啊。

△安老爷大口大口的喝下去,管家阴险的看着安老爷,安老爷喝完之后吐了一口

血。

安老爷:这个喉咙怎么感觉要裂开一样啊。

△管家紧张的走到安老爷身边,帮安老爷拍着背。

管家:安老爷您没事吧(看了下四周没有人,用力掐着安老爷的喉咙)您没事吧。

安老爷:你 你 你……

管家:安老爷你安心去吧,我会帮你给小姐找个好人家的,我知道你对我不错,

可是没有人愿意一辈子当奴才,安老爷你一路走好啊。

△管家更用力的向安老爷掐去,安缓缓倒下。

管家(悲伤):来人啊,老爷没气啦,快来人啊。

△管家打开门大喊,一帮仆人和小姐赶了过来,小姐推门而入看到了倒在地上的父亲。

安然(伤心):爹你怎么啦,爹。

管家(假装关心):哎,我刚将许义开的药,煎好带过来给老爷喝,谁知道刚喝

完老爷就这样了。

安然;怎么可能许义的药,那个药方我看过都是几味普通的中药,怎么可能让爹这样。

管家:哎,老爷也快六十了,身体本来就弱,吃药这么一折腾就宾啦(哭起来)

老爷啊!

△安然看了看猫哭耗子的管家又回忆起许义说的话。

安然(生气):不对,我爹死的蹊跷,得去报官,让仵作好好查看。

管家(爆怒):你说的是人话吗,老爷刚死应该是抓紧发丧早日入土,人都死了

你还想折腾你爹,我看你简直就是不孝。

安然(生气瞪着管家):哼,我不孝,我爹死了肯定不是病死,估计可能还和你

有关,大家快把管家抓起来,马管家肯定有问题。

△所有仆人都冷眼看着小姐,怯怯的看着管家,管家一巴掌打向小姐。

管家:我有问题,药是许义的,人是你招过来的,我看你们就是一对奸夫淫妇,

一起合谋害了老爷。我看你人这么小,心肠怎么就这么坏,连亲爹都不放过,来

人啊,把小姐好好看管起来,等把老爷入土之后在好好给老爷报仇。

△大家回复是,安小姐伤心的看着管家。

安然(绝望):我爹才刚死你们就这样对我,你们怎么能这样啊,不能啊,不能啊。

△大家冷漠的离开。

 

 


△许义背着竹篓在田边采着药,许义被一根刺划伤。

许义:怎么搞伤了啊,安然应该在安府还好吧?

△忽然三个人大喊:站住别跑。许义看去,三个拿着斧头的人追着张军跑,张军

一下躲到了一个大坑下面,后面的人跳过大坑没有看到人后,大喊 :人了。

许义(看着张军):张军。

△许义向后一躲,拿着石头像黑帮后面扔去。

黑帮头目(向后看去):在那边,追 !

△一帮人向后跑去。

许义(跑出来告诉张军):出来吧人走啦。

张军:许义,怎么是你小子,你没有被关在监狱啊,我之前都还想着去监狱救你了。

许义:没有了,你怎么搞成这样,刚才那些人为什么追杀你啊?

张军:一言难尽啊,但是我现在可是在帮佗城的孙大帅做事情,官很大哦所以仇

家也多。

许义(冷笑):还官大,我还不知道你,我怕你是又偷到谁家被人砍吧。

张军:怎么说话的,你还别不信,你现在只要跟我混,我回去封你个一官半职都不是事。

许义:好啦,我的官老爷,赶快走吧,小心他们杀个回马枪。

张军:好兄弟,大恩不言谢,以后你出事情我罩你啊,哦对啦,你现在身上还有钱吗?

许义(从身上摸了摸):就几个铜板了。

△张军把抢过许义的铜板。

张军(拍了拍胸脯):真兄弟记心中了,咱江湖再见。

 

 


△麻子把门打开。

安然(生气):你们这帮坏人,不会有好下场的我爹在天之灵,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。

管家:小姐,看你这话说的,我们可都是为你好,老爷的丧事可都是我一手张罗

的,我都快给你爹当儿子了,还要怎样。

安然:哼,是吗?那你去给我爹陪葬。

△安然向管家打去,管家一巴掌打过去。

管家:小姐我劝你看清形势,你爹已经死了,看着我从小看着你长大的份上,我

给你找了个富贵人家,到时候你早点过去享福,也算的我对的起你啦。

安然:你简直就是一个混账。

管家:你在嚣张我到时候,把直接把你卖窑子里去。

△安然惊恐的看着管家不敢说话。

管家:麻子走。

 

 


△富霸天吸着鼻烟壶,管家站在一旁。

富霸天:马管家可以啊,哦不对应该叫你马老爷。

管家:不敢当,还是仰仗富少爷上下打点关系,要不然事情也不会如此顺利。

富霸天:知道就好啊,我的安美人可得给我照顾好啦,我什么时候能把安然娶回家啊?

管家:快啦,安老爷已经发丧啦,咱们只要把后面娶亲的事情安排一下,堵住老

百姓的口,这个事情就搞定啦。

富霸天:那说说你的计划?

管家:我是这样想的,康城这个地方尚武,咱们安排人举办一场比武招亲,选手

都是咱们的人,到时候富少爷您过去打败他们,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得到安小姐,

而且还能增加您在康城的威名,简直是一举两得啊。

富霸天(吸了一口鼻烟壶):你可真坏啊,不过不喜欢,哈哈哈。

△两人一起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


许义 乞丐 读书人 老百姓15人

△一个墙上贴着一张比武招亲的告示,一帮人在下面看着。

乞丐(指了指墙上的告示):这告示上写的是啥啊?

读书人:这上面说的是,康城安府前段时间老爷去世后,现在为了给家里招一个

上门女婿,

特地今天在安府举行比武招亲,以武定胜负,胜出者将会赢娶安家大小姐安然。

△许义路过听到有人说安然后,向人群里面走来,许义眼睛死死的定着墙上的告示。

许义:比武招亲,安然!

乞丐:是吗?那今天又有热闹可以看啦,大家走,去看安家大小姐去。

△人群向安府走去,许义焦急的撕下告示跟着人群方向,向安府走去。

 

 


许义 安然 管家 钱三 吴剑 郑杰 安府下人5人 老百姓15人

△人群围绕在安府内,安府几个仆人拿着旗帜向两边走动挥舞起来,管家缓缓走

了出来。

管家:今天特别感谢康城的父老乡亲们来到安府啊,想必前段时间大家都听说安

老爷病逝的消息啊,安老爷当时临终前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我们安大小姐,特地嘱

咐我要我帮他找一个好人家,现在安老爷丧事过了。我也得完成他老人家的遗愿,

故特地在这里举行比武招亲,为我家小姐选出一名真正的好男儿。

△期间富霸天,许义,选手各种表情细节。

钱三:马管家你这比武招亲什么个规则啊,我习武多年今天要上来好好试试。

管家:规则嘛很简单,你们参加的,首先都上来表演你们拿手的绝活,然后以武

定输赢,最厉害的就可以赢娶我家小姐。

钱三:是吗,你家小姐在哪了,快让我们看看啊。

△大家附和到是啊。

管家:好,现在有请我家小姐。

△安小姐身穿一袭红装脸带面纱,身后跟随着两个仆人和一个丫鬟,缓缓的走了出来。

钱三:哎呀,光看身段就知道安大小姐是个大美人啊,我先来(一把冲到台前)

大家好我是康城钱家米铺的钱三,我自幼练的一手铁砂掌,今天先来给大家表演

一段徒手劈砖,(说吧捡起边上的砖头大喊一声): 啊 。

△用力劈去砖变成两半,下面老百姓纷纷鼓掌叫好,许义不屑的看着,劈完砖后

钱三走到管家身边)

钱三:马管家我知道规矩,你把小姐许陪给我,我给你300大洋。

△管家点了点,钱三站到一边。

管家:好 感谢刚才钱公子的展示,还有人吗?

吴剑(高举手):我来(走上高台向父老乡亲们作揖)父老乡亲们好啊,我是康

城吴举人家的大公子,我叫吴剑,擅长各种武艺,今天来给大家耍个剑。

△抽出戴的剑舞了起来,台下许义和富霸天都看着,吴剑剑舞完后向大家做作揖,

大家纷纷鼓掌,吴剑走向管家。

吴剑:我也懂的,我出400大洋卖小姐。

管家(会心的笑了笑):好。

△吴剑站到一边。

管家:还有人吗?

郑杰:让我来看看(说罢向台上走去)大家好啊,我是郑家三少爷郑杰,今天来

参加比武招亲,也来漏一手绝活,来给大家打一套拳吧。

△郑杰打了一套拳,大家一阵喝彩,郑杰打完向管家走去。

郑杰:马管家我们都收到消息了,都知道规矩,康家大小姐我出500大洋。

管家(开心):郑家少爷果然够豪爽,您先等着,我等下看看富少爷怎么想的。

郑杰(惊恐):啊,富霸天也要来,那我先告诉啦(向边上走去)

钱三:哎,他怎么走啦。

吴剑:肯定是没有咱出的多啊。

△富霸天带着两个仆人走向人群。

富霸天:看来还是有知深浅的东西啊。

△富霸天走向台子,钱三,吴剑惊恐的看着。

富霸天:我是谁相信就不用过多介绍了吧,我今天就给大家展示一下我的气功啊,

(指了指台上的两人)你们两一起上吧。

吴剑:富少爷我还是不上了,我深知你内功深厚啊。

钱三:是啊,是啊,先告辞。(钱三向后走去)

吴剑:富少爷我也先告辞了。

△吴剑,钱三快步离开了安府。

富霸天(扫视了台下的众人):你们还有谁,要上来挑战本少爷吗?

△人群瞬间窃窃私语,许义看着富霸天回忆起了。他就是那天晚上的采花贼,愤

怒的向上走去。

许义:这哪里是什么比武招亲,这简直就是一个笑话(一脚踢向地上的泡沫砖)

什么徒手劈砖,这根本就是假的。

管家:富少爷,这个就是那天晚上那个许义。

富霸天(愤怒的看着许义):你就是那狗东西,死庸医啊。

许义:哼,你这个采花大盗,他就是之前在安府的采花贼富霸天,前段时间失踪

的姑娘肯定都是他祸害的。

安然(摘下面罩)许义,先别说,现在这边都是他们的人。

许义:小姐你不用怕他们,今天我来带你走。

△拉着小姐向前走去,被管家手下拦住。

管家:你这是要带小姐走哪去啊。

许义(一把将管家拉到众人面前):就是这个马管家,仆夺主权还害死的安老爷,

安老爷根本就不是病死的,肯定是他毒害的,而现在安老爷尸骨未寒,他如今他

还举行什么比武招亲,看谁出的钱多,就把安小姐许配给谁,这个根本就是变相

的卖他家小姐啊!

管家(扯开许义):你在这胡说什么啊,安老爷明明就是最后吃你要药死的,我

还没有找你算账,今天你居然还敢在这来闹事,我看是不知死活啊,来啊,把他

给我拿下送官府去。

△两个仆人将许义按住。

安小姐:慢着(抽出随身准备的刀割向自己的脖子)马管家如果你今天不放了许

义,我就将你的事当着大家的面全说出来,然后自杀让你们什么也得不到。

许义(伤心):安然,你先把刀放下小心伤到自己。

安然:没事许义,今天我本来也没想活着。

富霸天:安小姐,你如果今天答应从我,我让马管家把许义放了。

安然:好,咱一言为定。

富霸天:马管家,放人。

△马管家一挥手,仆人们将许义放了。

许义(走到小姐身边):安然。

安然(小声说道):你先走吧,这四周都是他的人,你根本救不了我,留的青山

在不怕没柴烧,快走啊。

许义(看了看四周的仆人和管家):安然等我,我一定会来救你的。

△许义向后走去,安然松了口气。

富霸天:小姐,下次可别这么任性了,如果还这样我保证随时可以派人要了许义的性命。

△安然看了看富霸天,又看了一下手里的刀,将手里的刀向地下扔去。

管家:好啦,刚才来了个醉汉,现在比武招亲继续进行,还有人要挑战富少爷的气功吗?

富霸天:没事,有要来挑战的大可来挑战,但是本少爷可不敢保证,在康城租我

家田地,铺子的会不会涨租。

△富少爷恶狠狠的扫视着台下众人,台下观众面面相嘘不敢说话。

管家;好,那我看是没有啦,现在我宣布将我家小姐许配给富少爷。

△管家鼓掌,大家一群人跟着鼓掌。

 

 


许义 张军 赵副官

△许义穿着颓废在走廊睡觉,张营长带着副官穿军装赶来看到许义。

张军:醒醒。

许义(自觉的起来准备让位置仔细一看是张营长):老张,看你这样你还真当官啦。

赵副官:这可是康城刚上任的城防营长。

许义;你可以啊,鸟枪换炮啊。

张营长:哈哈,就这样吧混口饭吃,你最近怎么样啊。

许义(想到什么一下跪倒张营长面前):你可得给兄弟我做主啊,康城富霸天,他联合安家管家,谋害安老爷,还要强娶安家小姐我跑了好多地方他们都害怕富少爷的势力不敢管,你是城防营长你可得帮我啊。

张营长:你说这些你有证据吗,富家和镇长那些人很熟悉,没有十足的证据没有办法给他们定罪啊。

许义:你相信我证据会有的,你先帮我把马管家抓起来,你一审肯定就有证据了

张营长:没事别急,等我了解清楚一定会帮你的。

许义(失落):哎,看来还是我想太多,这个世道都是官官相护,告辞了。

△说罢许义失落的像后走去。

张军:哎,许义唉,我这兄弟确实也不容易啊,赵副官你派人去了解一下安府这些事情的来龙去脉。

赵副官:是。

 

 


△许义在楼下叫着小姐,安然回头一看,看到了许义。

安然:许义 你怎么进来的啊。

△安然向楼下跑去,下楼后两人深情对视着。

许义;安然,你和我走吧,我带你离开安府。

安然:许义没那么简单,现在马管家和富霸天已经联合在一起了,你现在过来找

我很危险啊。

许义:没事,我打听好了,今天富霸天去城外听戏去了,他一时半会回不来,你

先跟我走吧。

△说完拉着小姐向前走去,这时管家带着一帮家丁赶了过来。

管家(生气):好啊,难怪刚才看到后墙有个人影翻了进来,我就知道肯定是你

小子,许义上次比武招亲我就放了你一马,今天你还敢过来闹事情,我看你是吃

了雄心豹子胆啊。

安然:马管家,不管怎么样,我现在还是安府名义上的大小姐,许义是我的朋友,

他来看我无可厚非,我希望你不要冲动。

管家:哼,我看你们就是一对奸夫淫妇,你现在还敢给我端小姐架子,来啊,把

他两都给我绑了。

许义(护住小姐):我看你们谁敢。

安然:马管家,我说了许义只是来安府看一下我,没有其他事情,在说过段时间

我就要和富霸天结婚了,你也不想他娶的是一具冰冷的尸体吧。

马管家:那好,今天只要许义离开安府,那这个事情我可以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。

安然:许义,你先走。

△许义看着安然,然后悄悄的将一张纸条递给安然。

许义:保重。(向后走去)

马管家:小姐,我可又放了他一马,我的忍耐是有限的,如果下次我还看到许义,

那么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。

△说完管家带着仆人向后走去,安然看着马管家离开后打开了纸条,上面写着:后日下午安府旁小树林见,我带你出城。安然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四周,将纸条收了起来。

 


富霸天 管家

富霸天(喝着茶):马老爷啊,昨天那个许义那么一闹腾我可很不开心啊,你不

是说你会处理好他吗?

管家:估计是昨天他看你不在,所以他才敢来来。

富霸天:我可听说那个许义走的时候,好像塞了个什么东西给安然,你可得调查

清楚,不能让他们旧情复燃啊。

管家:哎,这个事情确实有些棘手,咱们管的了安小姐的人,可管不了她的心。

富霸天:我可不管,实在不行你就把许义像干安老爷一样干!

△管家拿手堵住富少爷的嘴。

管家:少爷小心隔墙有耳,安老爷的事情现在已经沸沸扬扬了,在闹下去对我们

都不利啊。

富霸天:哼,闹起来又怎么样,许义他必须死。

管家:其实之前我已经准备对许义动手的,可是我打听到了一件事情,现在刚到

康城上任的城防营长,那个许义的发小,好兄弟啊,新官上任都是三把火,他刚

来咱们就杀了他的好兄弟,那我敢肯定,他那把火会够让我们受的了。

富霸天:呵呵,没想到那狗东西还有这层关系啊。

管家:在穷也有三代亲啊,事情不到万不得已,还是不要做绝为好。

富霸天:你说的那个营长都还不知道是个什么人,有时间咱们两去好好拜会一下啊。

管家:少爷那个人之前你也见过,就是那天晚上和许义一起打伤你的另外一个黑衣人。

富霸天:哦,你这么一说我记起来了,没事,这些兵痞他们只认钱,到时候我来

搞定,你现在给我想个办法让许义死。

管家:许义死容易,可是让安小姐乖乖就范那就更难了啊,我这有一个一劳永逸

的好方法。

富霸天:那你说来听听?

△管家凑到富少爷耳边窃窃私语起来,富少爷听的心花路放。

富霸天:好,好这个办法啊,马老爷就按你说的办事,成之后我给你500大洋。

管家:那我这就先谢富少爷啦。

 


△许义在树林里坐着,安然向许义走了过来。

许义:安然,你还好吧,富霸天没有把你怎么样吧。

安然(一脸生气):富少爷对我挺好的,你不要管。

许义(惊愕):我不管,那你知道富霸天是什么人吗?他可是康城出了名的恶霸

到处欺压百姓,你爹的死肯定也和他脱不了干系啊!

安然: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啊,你不要再说富少爷坏话啦,我今天来这就是想告诉

你,我和富少爷过几天就要结婚啦,以后你就忘了我吧。

许义(不可思议):安然你怎么了,是不是富霸天他要挟你什么了,你这么聪明

我就不相信你看不出来富霸天是个什么人,你跟他根本没有未来的,他可是个大

恶人啊。

安然:是又怎么样,富少爷有钱,他家的势力在康城也是极大的,嫁给他最起码

我下辈子无忧,我不跟他难道还跟你吗?

许义:安然你可以爱任何人,但是富霸天他绝对给不了你未来啊。

安然:我的事情不要你管,还有我告诉你,我从头到尾都不喜欢你,不管我以前

对你做什么,现在我只喜欢富少爷,你以后千万不要自多多情了。

许义(苦笑):哈哈哈,我自作多情,看来我从头到尾都是一个一厢情愿的大傻

子,你宁愿喜欢上一个杀父仇人,都不愿意跟我走,看来我许义这个小老百姓,

确实配不上你这安大小姐,哈哈哈哈。

安然(有些伤心):对,是的(转身流下了眼泪)我们以后再也别见了吧,你就

当从来没有见过我吧。

许义(伤心):好,安大小姐,你保重。

△许义向后走去,安小姐缓缓回头,看着许义离开的背影,安然伤心的陷入回忆。

 


 管家 安然

管家(恶狠狠的看着安然):安小姐,我知道你明天会去小树林见许义,但是我

告诉你你明天必须按我说的去做,要不然我保证,明天你和许义都得死。

△小姐惊恐的看着管家不敢说话。

 

 


许义 管家 安然 麻子 张军 赵副官

△管家缓缓的走到小姐身边,满意的笑了笑,然后挥了挥手,旁边带枪埋伏的麻

子点了点头

将枪撤下,在他们所有人身后的张营长和副官静静的看着这一切。

张军:看来许兄弟这场豪门恩怨果然和他说的一样啊,这开始有点意思啦,赵副

官,你现在过去把刚才那个杀手给我抓起来。

赵副官:是。(向后走去)

张军:许义这次你就看兄弟我的吧。(说完也向后走去)

 


许义 张军 酒馆仆人2人

许义(一个人在酒馆喝着闷酒大喊):都是我一厢情愿,我就是一个傻子。

△一口酒闷了下去,这个时候张军给许义续了一杯,许义看到张军冷笑。

许义:哼,这不是我们的张营长吗,怎么舍得来看我这一个小老百姓了?

张军:这就颓废啦,你是因为安然说不喜欢你吧?

许义(拍了拍桌子):是又怎么样,你也来看我笑话吗?

张军(叹了口气):哎,好事多磨啊,你的事情我已经调查清楚了,安府的情况

确实和你说的一样,那天小树林我就在你们后面,你知道吗?如果那天安小姐和

你一起走了,那你就得被马管家安排的杀手直接杀害了。

许义(一惊):你说的是真的吗?那就是说,安然心里还是有我的啊!

张军:是的,那个杀手我们已经控制了,他已经快交代清楚了,安老爷也是他们

杀害的。

许义:那现在安然在富霸天手上很危险,我得去救他。

△说完向外冲不顾一切的冲了出去。

张军:你慢点,你一个人去就是找死啊。

许义:知道了。(向前跑去)

张军:哎,许老弟这次你估计得欠我一个大人情了(喝了口酒)

 

 


许义 张军 安然 管家 富霸天 麻子 赵副官 安府仆人4人 军人8人

△许义推开安府大门向富霸天和马管家走去,富霸天看到许义收起了手中的扇子。

富霸天:又是你这个狗东西,你还敢来,今天我让你横着进来躺着出去,来啊给我上。

△仆人们见状向许义冲去,小姐挡到了许义身边。

安然:富少爷你答应过我不伤害许义的。

富霸天(生气):今天是他自己找上门怪不得的我了,你给我闪开。

许义(一把将安小姐抱在怀里):安然,你的事我都知道了,不要担心我如果没

有你,我活着也没有什么意义了。

△安然刚要说什么,许义一把吻向安然。

富霸天(暴怒):狗东西,在我面前亲我女人,还愣怔干什么给我打死他。

△仆人们一拥而上,将小姐和许义分开,富霸天打了许义一巴掌。

富霸天:小子,今天我要把你手脚一根一根打断。

△说完抓住许义的手,放在柱子上用力敲去,许义疼的大叫。

富霸天:哈哈,你知道疼吗?今天就让你知道得罪本大爷的下场,把他另外一只手也给我按住。

△仆人们按住许义的手,富少爷奸笑的看着许义,安然挣脱仆人跪在地上。

安然:富少爷,我求你放过许义吧,我保证以后我都听你的。

富霸天(看着跪在地上的安然一脸坏笑):是吗?(过去摸着安然的脸),那我

现在就要你,给我脱光啦。

许义(暴怒):安小姐不要啊,他就是一个畜生。

△富少爷转身一巴掌打在许义脸上,回头对着安然说到。

富霸天:快脱,要不然他今天就得死。

△安然一件一件的开始脱起衣服起来。

许义(崩溃的哭着):小姐不要啊。

富霸天(兴奋):对,就是这样,快脱。

△边说边将自己的衣服也脱着,许义忍着剧痛推开按住他的两个仆人,踹向富霸

天,富霸天倒在了地上,许义将自己身上的衣服给安然披上,一把抱住安小姐。

许义:没事了,安然有我在了。

△富霸天起来恶狠狠的看着许义和安然。

富霸天:没事了,你这是摊上大事了,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啊,谁打死许义,我赏

他100大洋,都给我上。

△许义将安然保护在身后,仆人们一窝风的围着许义打,许义被打的吐血,这个

时候张营长带领着大批持枪士兵将富少爷一行人围了起来。

张军:都给我停手啦。

富霸天(转身看了看张军):这位军爷是什么个情况啊,你这样做徐镇长可会不

开心的啊。

张军:哦,你说那徐老头子啊,这个许义可不是你家下人,他可是我过命的兄弟。

富霸天(看了看许义):哦豁,难怪你今天敢一个人闯过来,原来是背后有人啊。

△许义把安然扶起来。

许义:张营长,这个就是富霸天,我们刚才差点被他打死,他刚才还差点大白天

强抢民女。

富霸天:你怎么说话的,我管教我自己老婆和你有什么关系?

安然:呸,谁是你老婆,你就是一个人渣。

△富霸天向安然打去,被张营长推开。

张军:许义你们都来我身后,你的事情我已经调查清楚了。

△许义和安然躲到了张营长身边。

富霸天(生气的指着张营长):我不管你是哪里来大罗神仙,但是在这康城强龙

不压低头蛇,我可不怕你。

管家(走到富霸天身边):富少爷,他好像是那个刚上任的城防营的张营长。

富霸天:哦,这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啊,都是自己人,好说啊,张营长久仰啊,

您这边先去好好休息,今晚我在鸿运楼给你和兄弟们摆一桌,好好接接风,这许

义他是你兄弟我卖你一个面子,那我就不管了,可是安然是我比武招亲娶回来的

媳妇,这康城人都知道,我就先带走啦。

△说完拽着安然,安然一把打开富霸天的手。

安然:你走开,别碰我。

张军(指了指富霸天):你少在这和我攀关系,你给我后退。

管家(见状走向张军):哈哈,富少爷咱先后退,张营长你好啊,在您入城的欢

迎仪式上,咱们可有一面之缘啊,今天更是幸会啊。

△说完拉起张营长的手握了起来,顺手将一张银票塞进张营长手里,张营长将银票打开。

张军:你就是马管家吧,出手就200大洋银票够阔绰啊。

管家(双手作揖):您请笑纳,我和富少爷都很想交你这个朋友。

张军:那可不敢交,因为我可不想以后都去局子里看你。

△说完将银票扔在了地上。

管家:你……

张军:你什么你,给你看个熟人,把人给我带上来。

△赵副官压着麻子向众人走来。

张营长:马管家,他是谁就不用我过多介绍了吧。

管家(惊恐):麻子,你这几天去哪啦?

张军:他已经把你盗卖安府家产和谋害安老爷,强迫安小姐嫁给富霸天的事情都

交代了(拿出一封纸)这个就是他的口供,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可说的。

管家:麻子早知道我就该除了你。

麻子(跪倒在地上):小姐,所有事情都是马管家干的,我什么都没有干啊。

安然:我就知道我爹的死和马管家脱不了干系,马管家你在我家十多年,我是真

没有想到,你心会如此歹毒。

许义:张营长,这个管家和富霸天都不是什么好东西,直接把他们押下去见官吧。

富霸天:还见官,我就是官,来啊,先把许义给我拿下。

△一帮仆人准备向许义扑去。

张军;我看你们谁敢,我今天到是要看一下,是你们手上的木头硬还是子弹硬。

△一挥手后面的士兵将枪指向富霸天,后面小弟们都害怕的向后走。

张军:富霸天,你强抢民女,还做采花贼,之前更是到处危害康城年轻姑娘性命,

这些证据我都掌握了,今天你是是走不了啦。

△富霸天见状不对向后跑,后面士兵见状向前将富霸天拿枪抵住。

张军:你还想跑,给我蹲下。

△富霸天见到枪口,害怕的缓缓的蹲下。

管家:小姐啊,就是这个富霸天出的计谋,让我毒害老爷的,我只是帮凶啊。

安然;你最坏了,也蹲下。

△管家看向众人后紧张的准备想跑。

张军:蹲下。

△管家害怕的也蹲下。

张军:赵副官,把他们都给我压到警署去,和曹局长打个招呼让他公平公正的审,

要不然就我来帮他审。

赵副官:是,来把他们都押走。

△士兵们将富霸天和管家,麻子押出了安府。

安然:张营长,太感谢你了。

张军(微微一笑):不要谢我(将许义和安小姐两个的手放在一起)要谢你还是

感谢我这个兄弟,祝你们有情人终成眷属吧。

△许义,安然两人牵着手深情对视着,许义拿出准备好的戒指。

许义:这个是西洋人现在最流行的戒指,戴上它代表着一生一世的诺言,我本来

以为今天没有机会走出安府的,但是没有想到天佑有缘人,(给安小姐戴上)安

然,安老爷不在了,以后让我当你的依靠吧,生生世世的守护你吧。

张营长:诶呀,真酸啊。

△安然深情注视的许义,一把紧紧的抱这许义,许义抱起安小姐开心的转起了圈,

张军开心的看着他们两人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剧终

随机为您推荐
版权声明: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,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。

Copyright © 2016 Powered by 《成化时期的爱情》,安份守己网   sitemap

回顶部